樱花繁世

【斯德哥尔摩情人】
第三章 针锋相对
对不起我高估了自己,这就是个车轱辘……大家将就将就吧。

我只想说……我真的被弄的没脾气啊。大家就这么凑合着看吧。
【斯德哥尔摩情人】
第二章

斯德哥尔摩情人

cp:黑帮大佬居x卧底警察居
懒得写内容梗概,总之就是过程虐结局HE,短篇吧……大概

第一章 猎鹰计划

“在等我?”

来人身穿着黑色衬衫下加同色西裤,外搭件老花的大衣,本不算多么好的搭配,可是穿在人身上便觉得分外撩人。

“我还心想着,你怎么不跑呢,怕不是被条子放弃了吧,呵。”

密密实实的雨将打着伞的他拢在了那一方天地里,脑袋里仍回想着过往的事情……

六年前境外贩毒团伙由缅甸进入云南省边界,即将从警校毕业的我被指派卧底其中,由于“底子”干净顺利完成第一阶段任务,随后的日子里我慢慢接触到了贩毒团伙的核心,接触到了………那个神仙一般的人。

原来真的有人能够把美和狠相交演绎到极致,他可以笑着和你讨论晚上吃什么,也可以勾着嘴角命人把叛徒做成人彘。

六年的时间足够我走到离他最近的位置——被他纳为心腹,而他们留给我的时间却也所剩无几。

“现在插播一条时事新闻,我市警局多年撒网终破获犯下5.12大案的贩毒团伙,缴获各类毒品约150公斤,抓捕该团伙成员数十人,目前团伙主要犯案人员仍在逃,本台将实时跟进案件发展………”

“上面”的收网行动太快,仓促的让我来不及善后。

因下雨而显得泥泞不堪的小路,尽头是一片破败不堪的,无从下脚的,只剩下些废旧钢材框架的烂尾楼……只怕这就是我最终的归宿了。

那人撑着伞站在楼顶,我站在天台的阴影处不过几十秒他便发现了我,扔下了手中的伞,一步步度来裹挟着凄风冷雨都掩盖不住的血腥………

下颚骨传来似是断裂的疼痛让自己瞬间回神,雨势变大自己呵出的气氤氲了对方好看的面容。

“告诉我你在想什么。”

那人死死掐着我的下颚,疼的微微有些抽气。

“我在想,你会用什么方法杀了我。”

“我还以为你会问,我是怎么发现你是卧底的。”

他看向我的目光里饱含着讥讽,微微勾起的唇角和渐渐松了力道的手指,让我觉得他只是在思考怎样杀死我能让他最大限度的开心一下。

“你能够出现在这里,就证明警方根本就没有掌握你的行踪,你抛出巨额的货物难道就只是为了让警方把我暴露出来?”

他的舌尖划过上牙嗤笑一声却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指尖在我脸上随意的描绘着,最终指腹压在我的下唇上来回拨弄着。

“带枪了吗?”

他缓缓凑近好看的眉眼带着笑意,我点点头欲伸手拔枪却被人制止,他的手掌顺着腰腹摸到衬衣的下摆,钻进衬衣里摸索到了后背,将别在枪扣里的手枪拿了出来。

“离这么近开枪,我的血液和破碎的内脏都会溅到你身上。”

努力忽略人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撩拨,挣了身子想要躲开却被人用手铐将双手铐在身前。

“你该是见过我如何惩治叛徒的吧,但你不一样,你在我身边也有四年了,我听说你父母住在市南,三年前又给你填了个妹妹,就在市南幼儿园………你说,你配合那些条子缴我的货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他们的下场。”

那人竟说的如此风轻云淡,扑过去给了人一拳手腕上的手铐在人脸上留下一道血痕。

“祸不及家人………瑶儿,爸妈………你怎么敢,怎么敢……”

“祸不及家人?哈哈哈哈哈哈若是我不知你是叛徒,今日就进了局子你说那些条子会不会也说祸不及家人,然后就放过我们呢?”

他抓着我的肩膀将我磕在天台的门上,扯着手铐中间的链子把它挂在我头顶上戳出来的一节钢筋上,脚掌勉强能踩在地上,他握着枪将枪管抵进我嘴里。

“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更好的杀死你的方法,现在,实践开始!”






第一次写文有什么意见或是建议我都接受,至于ky还请您出门左转。

墨姒妃太太的图衍生出的同名文。
cp:黑帮大佬居x卧底警察居
懒得写内容梗概,总之就是过程虐结局HE,短篇吧……大概
太太高超的P图,以及授权图
第一章一会儿发,第一人称警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