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花繁世

【求群】

有没有什么群还缺朱厚照或者可以重皮的,目前疯狂想要磨朱厚照,当然如果有个裴文德可以和我一起磨皮,那自然是感激不尽了。

【浮沉】云山相出没

第三章 难诉

没想到现在的车需要这么曲折了,都第五次了,下面是链接,还望各位见谅。

评论里。

【浮沉】云山相出没

第三章 难诉

说实话我写完了,但是……我被屏蔽了三次,方法我也都用了……只能说是,等我睡醒了再说吧。

【浮沉】云山相出没

第二章  猎杀者

雨雾落在韩沉脸上冰冰凉凉的,让他想起了那个放在车里的礼物,那原是他想要弥补的生日礼物,如今似乎弥补的不仅仅是生日礼物了。

五年前一支境外贩毒集团由缅甸进入云南省边界,还未从警校毕业的韩沉被指派卧底其中,由于“底子”干净顺利完成第一阶段任务,随后的日子里韩沉一步一步接触到了贩毒集团的核心——洪帮当家罗浮生。

“我给过你机会。”

他撑着伞站在楼顶的一角,那是个狙击手可以完美保护的地点,韩沉出现在天台入口不过二十秒,罗浮生已然扔下手中的伞走了过去,毫不掩饰的血腥味顺着雨幕扩散开来。

“我抓住了,可惜是个哑炮。”

韩沉可以预见只要罗浮生动动手,那12.7毫米的子弹就可以悄无声息的打爆自己的脑袋,虽然潜意识里他认为罗浮生不会让他死的这么干脆。

罗浮生走到韩沉身边,似是一点都不怕韩沉耍花招,伸手微微用力掐着那人的下颚,看着他瞬间清明的眼神不由自主的轻笑出声。

“牙尖嘴利的,惯是个养不熟的狼崽子。”

韩沉看向罗浮生的眼神里夹杂了些不可言喻的情感,那人逐渐加大的力道让他不由得有些抽气。

“那为何不一枪崩了我,还留着我被局里嘉奖。”

闻言罗浮生笑弯了眉眼,眼尾处的细纹都透露着他此刻的心情甚好,罗浮生最爱的便是韩沉这幅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,总能让他想到这人在床上的另一番风情。

“因为………我无聊啊!”

罗浮生明摆的耍着他玩的语气,让韩沉有些晃神,似乎,似乎他们之间还向从前一般,从来没有什么卧底,什么背叛一说。

罗浮生舌尖舔过后槽牙笑的一脸的算计,微微靠近韩沉嘴唇凑到那人耳边,低沉的声音里似乎带着蛊惑人心的能力。

“带枪了吗?”

罗浮生并没有打算给韩沉回答的机会,他的手掌顺着韩沉精瘦的腰腹摸到衬衣的下摆,钻进衬衣里摸索到了后腰,将别在枪扣里的手枪拿了出来,期间他有意无意的蹭了蹭那绑在韩沉腰间的纱布。

“怎么,洪帮大家长准备亲自动手吗?我还以为你会让罗诚来。”

韩沉的瞳孔里一直倒映着一个人的模样,那是他计划里的配角,但却是生命里的主角,他至始至终都明白,五年前的初次见面他便沦陷了,至此,从未变过。

罗浮生看向韩沉的小腹复又看向他的眼睛,一副我就听着你解释的模样,他将手里的枪卸出弹夹,把其中的子弹摘出只剩一颗便又装回了枪里。

“定位芯片,三年前替你挡枪随后治疗的时候,我放进去的。”

韩沉当然知道他是在问什么,不知为何,韩沉总觉得罗浮生今日找他并不是打算手刃叛徒什么的,倒像是………倒像是要与他调情。

“大抵是警局如今用不上你这个已经暴露的卧底了,说起来,还真的是很佩服你们这些卧底叛徒啊,当初为了取得我的信任,这里,生生扛了一枪却仍旧护着我,现在想来………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啊!”

雨势渐渐扩大,罗浮生将韩沉抵在天台入口的门上,握着枪的手将枪口抵在人唇瓣上。

“我记得,警校应对刑讯手段的教材,该是没有关于做爱这一条的。”

罗浮生强迫韩沉将枪管含进嘴里,明里暗里的告诉他今日他躲的过死,却躲不过被操的命运。

“我倒是还不知道洪帮大家长这么喜欢和叛徒上床,还是说,大家长单纯的打算操死我?”

韩沉顺着罗浮生的意,将嘴里含着的枪管舔湿,他直直的盯着罗浮生,他发现这样的罗浮生居然让他有一些庆幸的感觉,似乎罗浮生依旧是那个小他一岁,有时会和他撒娇耍无赖的人,但又让韩沉感到无尽的悲哀,他们怎么就成这样了。

“操死你?还真是个不错的选择,你那点伤,该是不算什么的吧。”

罗浮生撕扯着韩沉的衣服但却小心的避开人有伤的腹部,伸手抽出人的裤带折了两折握在手里,毫不在意的将手里的枪抵还给了韩沉。

“乖,那些货的价值………抵得上十个你,今日你还是多努力下,要是真的死在天台的话,我就把你扔到警局门口,想来第二天的报纸会很精彩。”

【浮沉】云山相出没

前几日刚看完《十九年间谋杀小叙》,文章部分描写是复制的之前一篇未完的第一人称小说,本就是为居居写的所以如今改变一下叙事方法,重新写一篇。
中长篇,HE
至于两位男主人公的身份,还望各位看官自己揣摩,文中会出现原创人物,并不会干扰主体。
CP:罗浮生X韩沉
ps:送给一位朋友。

第一章  现世之实

这是韩沉确认自己将被猎杀之前三十二小时。

桌上的测谎仪闪烁着规律的灯光,不同寻常的事物总会对人有着莫大的吸引力,犹如海妖的歌声一般,诱得过往的水手倾听失神,航船触礁沉没,然而俗话说的好“事出反常必有妖”,韩沉是这般告诉自己的。

“现在插播一条时事新闻,昨天夜里11点我市警方多年撒网终破获犯下5.12大案的贩毒集团洪帮,缴获各类毒品约150公斤,抓捕该团伙成员数十人,目前集团主要犯案人员仍在逃,本台将实时跟进案件发展………”

韩沉的视线被单向镜折射的不知方向,思绪也跟着落不得实处,突然插播的时事新闻打乱了他那些不能言说的思绪。

坐在审讯室里的人无比挑衅的冲着单向镜的方向做了一个动作,食指指尖缓缓滑过自己的喉咙——抹脖。

韩沉并没有被这个动作吓到,但让他愧疚的是,这动作背后所代表的那个人——“上面”的收网行动太快,仓促的让他来不及善后,暴露在所难免。

韩沉脑子里忽的闪过一种念想,但却又快的让人抓不住,这次的案子直接交由局里,由那个被所有人传成神话的杨晨,杨局长亲自审理。

腹部右侧那个已经愈合的伤口,就像是封尘往事的橡木塞,隔着厚重的警服似乎还能摸到那时因“治疗手段受限”而留在体内的“弹片”。

韩沉知道,所有的恍然大悟都只不过是马后炮,那家伙根本不会出现在港口,自然也不存在什么逃脱,他丢下的巨额诱饵以及替死鬼,从一开始便是个“苹果”,是恶毒王后送给白雪公主的毒苹果。

而他,而整个警局吃的理所当然,吃的毫无畏惧,但又吃的毫无痕迹,也许过不了多久可能就要毒发了,而这美好的死相,怕也是被那人再三期待的。

之前被彻底监控的手机如今也换了新的,号码韩沉想要留下但又暗骂自己的不切实际,最终似乎一切如常,似乎………本该如此。

直到两小时前的那条短信出现,那犹如格林兰的破冰船一般,破碎了韩沉建起来的所有防御,碎的不堪一击,碎的无法招架。

“弄干净些,滚来见我”

触屏手机上显示的短信,他看了一遍又一遍,逐字逐字的看,而发件人的信息却是一排乱码,也对,这不过是阿亮的冰山一角。

消毒水的味道总会勾起韩沉不好的回忆,这回忆里一半有他一半没他。

刀尖刺入皮肤痛感在一瞬间强袭大脑,他明白,橡木塞………被打开了,取出来的东西沾着血被医生用夹子放在肾形盘里,韩沉觉得,此刻的场景似乎有些熟稔,也或许是时间冲淡了记忆。

伤口再次被缝合,实习的小护士很认真的用纱布在小腹处缠了几圈,谢绝了主任留院观察的好意,夏日海口的天气一直很怪异,五点半出门时天气还不错,此刻,却下起了缠缠绵绵的雨丝。

伤口处丝丝缕缕的疼痛似乎由着天气的变化,而变得愈发的令人难以忍耐。

六点四十韩沉抵达海口另一端“南城巷”,出了名的混乱之地,废弃的钢材未建好的楼房比比皆是,它就是像是被世人遗弃的垃圾堆。

“南城巷口夕阳斜”说的是观赏夕阳最好的一栋烂尾楼的楼顶,那人说这话的时候是为了逗他笑,可他明白,南城巷永远也成不了乌衣巷。

七点韩沉站在楼顶,密密实实的雨将打着伞的他拢在了那一方天地里,来人身穿着黑色衬衫下加同色西裤,外搭件老花的大衣,本不算多么好的搭配,可是穿在人身上便觉得分外撩人。

此刻一如那年尚未毕业便被选为卧底的自己初次见他的模样,似乎无论过去多久那人总能让自己觉得惊艳,哪怕此时韩沉已然确认,自己将被猎杀。

【斯德哥尔摩情人】
第三章 针锋相对
对不起我高估了自己,这就是个车轱辘……大家将就将就吧。

我只想说……我真的被弄的没脾气啊。大家就这么凑合着看吧。
【斯德哥尔摩情人】
第二章

斯德哥尔摩情人

cp:黑帮大佬居x卧底警察居
懒得写内容梗概,总之就是过程虐结局HE,短篇吧……大概

第一章 猎鹰计划

“在等我?”

来人身穿着黑色衬衫下加同色西裤,外搭件老花的大衣,本不算多么好的搭配,可是穿在人身上便觉得分外撩人。

“我还心想着,你怎么不跑呢,怕不是被条子放弃了吧,呵。”

密密实实的雨将打着伞的他拢在了那一方天地里,脑袋里仍回想着过往的事情……

六年前境外贩毒团伙由缅甸进入云南省边界,即将从警校毕业的我被指派卧底其中,由于“底子”干净顺利完成第一阶段任务,随后的日子里我慢慢接触到了贩毒团伙的核心,接触到了………那个神仙一般的人。

原来真的有人能够把美和狠相交演绎到极致,他可以笑着和你讨论晚上吃什么,也可以勾着嘴角命人把叛徒做成人彘。

六年的时间足够我走到离他最近的位置——被他纳为心腹,而他们留给我的时间却也所剩无几。

“现在插播一条时事新闻,我市警局多年撒网终破获犯下5.12大案的贩毒团伙,缴获各类毒品约150公斤,抓捕该团伙成员数十人,目前团伙主要犯案人员仍在逃,本台将实时跟进案件发展………”

“上面”的收网行动太快,仓促的让我来不及善后。

因下雨而显得泥泞不堪的小路,尽头是一片破败不堪的,无从下脚的,只剩下些废旧钢材框架的烂尾楼……只怕这就是我最终的归宿了。

那人撑着伞站在楼顶,我站在天台的阴影处不过几十秒他便发现了我,扔下了手中的伞,一步步度来裹挟着凄风冷雨都掩盖不住的血腥………

下颚骨传来似是断裂的疼痛让自己瞬间回神,雨势变大自己呵出的气氤氲了对方好看的面容。

“告诉我你在想什么。”

那人死死掐着我的下颚,疼的微微有些抽气。

“我在想,你会用什么方法杀了我。”

“我还以为你会问,我是怎么发现你是卧底的。”

他看向我的目光里饱含着讥讽,微微勾起的唇角和渐渐松了力道的手指,让我觉得他只是在思考怎样杀死我能让他最大限度的开心一下。

“你能够出现在这里,就证明警方根本就没有掌握你的行踪,你抛出巨额的货物难道就只是为了让警方把我暴露出来?”

他的舌尖划过上牙嗤笑一声却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指尖在我脸上随意的描绘着,最终指腹压在我的下唇上来回拨弄着。

“带枪了吗?”

他缓缓凑近好看的眉眼带着笑意,我点点头欲伸手拔枪却被人制止,他的手掌顺着腰腹摸到衬衣的下摆,钻进衬衣里摸索到了后背,将别在枪扣里的手枪拿了出来。

“离这么近开枪,我的血液和破碎的内脏都会溅到你身上。”

努力忽略人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撩拨,挣了身子想要躲开却被人用手铐将双手铐在身前。

“你该是见过我如何惩治叛徒的吧,但你不一样,你在我身边也有四年了,我听说你父母住在市南,三年前又给你填了个妹妹,就在市南幼儿园………你说,你配合那些条子缴我的货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他们的下场。”

那人竟说的如此风轻云淡,扑过去给了人一拳手腕上的手铐在人脸上留下一道血痕。

“祸不及家人………瑶儿,爸妈………你怎么敢,怎么敢……”

“祸不及家人?哈哈哈哈哈哈若是我不知你是叛徒,今日就进了局子你说那些条子会不会也说祸不及家人,然后就放过我们呢?”

他抓着我的肩膀将我磕在天台的门上,扯着手铐中间的链子把它挂在我头顶上戳出来的一节钢筋上,脚掌勉强能踩在地上,他握着枪将枪管抵进我嘴里。

“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更好的杀死你的方法,现在,实践开始!”






第一次写文有什么意见或是建议我都接受,至于ky还请您出门左转。

墨姒妃太太的图衍生出的同名文。
cp:黑帮大佬居x卧底警察居
懒得写内容梗概,总之就是过程虐结局HE,短篇吧……大概
太太高超的P图,以及授权图
第一章一会儿发,第一人称警告